【www.365978.net--复活节】

柜台前  
  这是个悲哀的复活节假期。我走过机场,心里为女儿生命中的悲苦感到沉重。她是一位空中交通管制员,与她结婚一年的丈夫离她而去,她因震惊和痛苦几乎不能行动,如今她很怕不能集中精神做好自己的工作。  
  我停下来买些纪念品带回家给孙儿,在检查信用卡时,微笑的职员问我是否喜欢当地风光。  
  "这儿很美,"我回答,"不过,我到哪儿都这样说。"  
  "是啊,"她点点头,"神创造了一个美丽的世界给我们享受,各地的景色都不同,你这趟假期看到了什么?"  
  眼泪立刻如泉水般涌出,我的悲伤毫无掩饰地表现出来,"我不是来度假的,家里出问题了,我女儿眼下很艰难。我真不想离开她。"我结结巴巴地说。  
  "噢,但神是善良的,他会帮助你女儿。"  
  "我明白。"我回答时禁不住落泪,我从那柜台带走的不仅是小礼物。我被基督复活大能所碰触--从神而来医治破碎心灵的爱的大能。  
所有好处  
  我在明尼苏达州莫里斯圣玛丽学校任教时,他在三年级第一班就读。全班34名学生都是我的宝贝,但马可·艾克伦却是最特别的一位。他的外表十分干净,常带着那种活着真好的态度,使得偶有淘气的表现都变得令人喜欢。  
  马可也很爱说话,我得一再提醒他未经允许不可开口。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他每次受批评后的诚恳反应--谢谢修女纠正!起先我不知道如何应付,但不久我便习惯了每天听到好几遍。  
  一天早上,马可又说个不停,我再也忍不住了,于是犯了一个新任教师的错误,我对他说:"马可,你再说一句话,我就要用胶布把你的嘴巴贴起来!"  
  不到十秒钟,恰克便冲口而出:"马可又说话了。"我没有吩咐任何学生帮忙看住马可,但因为我在全班面前说过要处罚他,只好照着去做。  
  我记得那一幕,仿佛发生在今天早上。我走到写字桌前,很自然地打开抽屉,拿出一卷胶带。我不发一言,走到马可面前,撕下两条胶带,在他嘴巴上贴了个交叉,然后回到教室前面。  
  我看看马可的反应,他正向我眨眼示意。够了!我笑起来。在全班的笑声中,我走到马可的桌旁,撕掉胶布,耸耸肩。他说的第一句话是:"谢谢修女纠正。"  
  年终时,我被安排去教初中数学。日子过得很快,不知不觉马可又再次出现在我班上。  
  他比以往更英俊,依然很有礼貌。因为他必须很留心听我讲解"新数学",他在初中三年级的表现比小学三年级时安静得多。  
  某星期五,教室气氛有些不对劲,因为我们整个星期都在学习一个新概念,我察觉出学生们的挫折感,以及对别人的不耐烦。我必须缓和这烦躁不安的气氛,免得难以收拾。于是我吩咐他们在两张纸上写下其他同学的名字,在每个名字下面留下一些空间。然后我要他们尽量想出每位同学的优点,并写在他们的名字下面。  
  这项作业占用了课堂剩余的所有时间,到离开教室时,每位学生都把字条交给我。查理笑着离去;马可说:"谢谢修女的教导,周末快乐。"  
  那一个周末,我在纸上写下每个同学的名字,再把其他同学对他们的看法抄在上面。星期一,我把纸交给每个同学。不一会儿,全班都露出微笑。"真的?"我听见有人低声说。"我从不知道别人这样看我,我从不知道别人如此喜欢我!"  
  班上再没有提起那些纸条。我不知道他们是否在课后讨论过,或者告诉过父母,不过这都没有关系,该项作业已达到了目的,同学们因此更喜欢自己和别人。  
  那班同学继续升学。若干年后,当我度假回家,父母亲到机场接我。母亲照常问及该旅途的问题--天气,以及我所遇到的各样事情,后来说话稍为缓慢下来。母亲看了父亲一眼说:"你爸爸要说些什么吗?"父亲清了清喉咙,就像平日要说重要的事之前那样。"艾克伦家昨晚打电话来,"他开始说。  
  "是吗?"我说。  
  "我已多年没有他们的消息,不知马可怎样了。"  
  "马可在越南阵亡,葬礼明天举行,他的父母希望你能参加。"父亲安静地回答。  
  直到今天,我仍清楚记得父亲告诉我的马可的阵亡地点。  
  我从未见过军人躺在棺木里的样子。马可看来那样英俊、那样成熟。那一刻我只能想到的是:"马可,只要你能开口对我说话,我愿失去全世界的胶布。"  
  教堂里坐满了马可的朋友,恰克的妹妹献上一首《真理正在前进》。  
  葬礼当天为何要下雨?站在坟墓旁边已够难受了。牧师作了祷告仪式,号吹出丧礼曲。  
  马可的亲友一个接一个走到棺木旁边,在上面洒下圣水。  
  我是最后一位到棺木边祝福的人。我站在那里,一位扶棺的军人过来对我说:"你是马可的数学老师吗?"  
  我望着棺木点头。  
  "马可经常提到你。"他说。  
  葬礼结束后,大部分马可的生前好友一起到恰克的农舍去吃午餐。马可的父母在那里,显然是在等我。  
  "我们要给你看件东西",他的父亲说,一边从口袋里掏皮夹。  
  "马可阵亡时,从他身上找到这个,我们想你可能认得。"  
  打开夹子,他小心拿出两片破旧的笔记本纸张。显然曾经破损、新贴、折叠,又折叠多次了。我不必细看,就认得我曾在上面抄下马可的优点,那都是同学们对他的总结。"多谢你,"马可的母亲说。"您瞧,马可多珍惜它。"  
  马可的同学开始围拢过来。  
  查理腼腆地笑着说:"我也留着我的纸条,放在里写字桌最上面的抽屉里。"  
  恰克的妻子说:"恰克要我把它夹在结婚相簿里。"  
  "我也保存着我的那一张。"玛莉莲说。  
  "我的放在日记本里。"然后是维浪另一位同学,从她的笔记簿里取出皮夹,向众人展示她那破损的纸条。  
  "我经常带着它。"维浪连眼也不眨地说。  
  "我想大都保留着自己的纸条。"此时我终于坐下来哭泣。我为马可和其余再也看不见他的朋友哭泣。

本文来源:http://www.365978.net/jierizuowenzhuanti/73653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