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www.365978.net--家】

 
  在外地的日子里,我强忍住对家人的牵挂,夜以继日地投入到工作之中去,两周后,我们圆满地完成了任务,此时,我已归心似箭。同事小孔看出了我的心思,我们日夜兼程返回家中。  
 
  回家后第三天,女儿烨子出生了,不幸的是,妻子因难产出现炎症,女儿得了病毒性黄疸,母女俩分别在妇产科和小儿科输液治疗。而我,却有一个案子需要开庭审理。我把母亲接来照顾妻女,满怀愧疚地走出病房。  
 
  庭审进行了整整一天,两省三地的三方当事人由于纠纷已持续了6年,相互之间产生仇视,调解进行的非常艰难,几近搁浅。同事忍不住说道:“张法官的女儿刚刚出生,母女俩都在医院里输液,你们却在这里斤斤计较,一点也不尊重别人的劳动。”当事人也许受到了感动,案子终于调解成功。当我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医院时,女儿已在妻子身边睡熟了,看着女儿头上因输液粘着的纱布,我的眼泪禁不住流了下来。  
 
  之后,在一次次的离别中,女儿渐渐地长大了。每次我出差归来,听着妻子讲述女儿成长的趣事,我总是抽出更多的时间陪伴女儿,补偿她因离别而缺少的父爱。  
女儿1岁半时,我带队赴新疆执行案件。在外期间,妻子每次来电话都告诉我,女儿是如何如何的想我,说有一个人骑的摩托车和我的相似,女儿远远的看他经过,就跟着摩托车追,说去找爸爸。当我两个月后回到家中,女儿怯生生地躲在妻子身后,已不认识我了。当她明白站在她面前的是她朝思暮想的爸爸时,女儿欢快地扑入我的怀中,两只小抱着我的脖子,久久地不肯松开。此后的几天里,女儿和我寸步不离,缠着我给她讲故事和做游戏,我去上班的时候,女儿骑着童车就向外走,天真地说:“我骑车去找爸爸。”  
 
  女儿已经8岁了,我以为,频繁的离别已经使女儿习惯了,但实际上不。我到青岛开会,离的第二天,女儿打电话问我何时回,我告诉她还得过几天,女儿在电话的那头竟哽咽了。回家,妻子告诉我:那天女儿打完电话就躲在卧室里,过了好久还不出来,感到奇怪,进去一看,嗨,女儿正趴在床上抹眼泪呢!  
 
  心头一热,紧紧地把女儿抱在怀里。  
 
PS:下一篇《法官的女儿——教育篇》

本文来源:http://www.365978.net/huatizuowenzhuanti/47659/